中國碳交易網 首頁 清潔能源 查看內容

疫情或影響部分新能源工程進度,企業亟待規避合同履約風險

2020-2-17 16:43 來源: 中國能源報 |作者: 姚金楠 董梓童


“我們已經打了復工申請,但不能保證什么時間可以正式開工。當地政府明確可以開工了,我們才能動,現在只能等消息。”

“各地采取的管控措施不一樣,有的工人根本就出不來,而且出來的工人大部分也要先居家隔離14天才能上崗,能馬上回來干活的不多。”

“現在運力還沒有完全恢復,什么時間能發貨、能到貨我們也不能確定。”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為阻斷病毒傳播,全國各地采取了不同程度的停工、停產措施。新能源企業在積極響應的同時,也難免遭遇無法如期開工、難以按時交貨的問題。疫情是否構成不可抗力?現階段,相關企業又該如何應對?

此次疫情是否屬于不可抗力?
   
“剛才還有人咨詢我,說他們企業因為受到疫情的影響,不能及時給對方付款。問我這次疫情算不算不可抗力、他們是否可以要求延期付款。”撥通中倫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郝利的電話,他便向記者聊起了剛剛處理的一個法律咨詢,“最近幾天,類似的咨詢特別多。受到疫情影響,大家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所以現在很多企業都在問,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在法律上到底算不算是所謂的‘不可抗力’。”
      
根據我國《合同法》和《民法總則》的相關規定,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對此,郝利表示,具體而言,諸如地震、海嘯、瘟疫、騷亂、戒嚴、暴動、戰爭等情況都屬于不可抗力。“新冠肺炎疫情作為一種突發性的公共衛生事件,在全國甚至全球范圍暴發蔓延,且目前還沒有特效藥能有效治療并阻止其傳播。所以,至少在現階段,新冠肺炎疫情是人類無法預見、不能避免、不能克服的客觀事件,性質應屬于不可抗力事件。”
      
“我們還有一個很好的參照案例,2003年非典疫情爆發,在隨后的司法實踐中,法院普遍認可非典疫情構成不可抗力。比如最高人民法院在(2007)民一終字第52號民事判決中,明確認定‘此期間正值非典期,為眾所周知的事實,屬不可抗力’。”郝利稱。
      
逾期付款、延期竣工能否免責?
     
雖屬“不可抗力”,但郝利也強調,不同的情況需要區別處理。
     
“比如逾期付款的問題,通常情況下,不可抗力不會導致無法付款。但本次疫情涉及到延長春節假期、部分地方政府明確要求企事業單位延遲復工等情況,因此導致的逾期付款,可以主張免除逾期利息,但款還是要付的。”
      
對于可再生能源行業普遍關注的電價問題,郝利也給出了特別說明。
      
“像風電、光伏等新能源項目,延期并網可能面臨電價下調的風險。所以,為確保取得預期電價,工程雙方在簽訂合同時,除約定延誤工期的違約金外,通常還會約定承包方需賠償相應的電費損失。目前,如果是由于疫情導致不能按時完工的,承包人可要求免責,即無需承擔工期延誤的違約責任,其中包括合同約定的違約金及賠償金。”此外,郝利也指出,雖可以免除一定的違約責任,但疫情并不是單方面解除合同的理由。“依據《合同法》相關規定,不可抗力致使合同目的無法實現的,當事人才享有合同解除權。例如,工程項目具備某些特定用途,必須在2月中旬建成,一旦延期就毫無意義和價值,這個時候如果由于疫情導致無法按時竣工,能以不可抗力為由解除合同。但對于新能源工程項目,雖然延期可能影響電價,但顯然不屬于可以因此解除合同的類型。”
      
現階段企業如何應對?
    
對于現階段企業遇到的種種問題和此后可能產生的糾紛,郝利也給出了相應的建議。
      
“目前,如果疫情對合同履約產生影響,企業一定要盡到告知義務。最直接的做法就是給對方發通知,告知對方由于疫情這一不可抗力的原因無法履約,并要求適當免責。而且要說明疫情究竟產生了哪些影響,比如需要延遲開工,延遲幾天,都要明確告訴對方。而且這個過程是持續的,在整個疫情進程中,要依據形勢變化,不斷發出新的通知。”在此基礎上,郝利也表示,要對疫情造成的損失和影響充分舉證。
      
對于即將簽約的新項目,郝利也認為,雖然目前國家普遍明確的復工時間是2月10日,但由于各地疫情防控形勢不同,地方政府有各自不同的要求。“例如有些地方要求2月29日前嚴禁工地施工,這勢必會影響工程進度。如果現階段要簽訂新的合同,特別是對并網時間有嚴格要求的項目,應該盡量將不同地域的不同限制因素和可能產生的問題列入合同之中,為后續順利履約做好準備。”

最新評論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返回頂部
2019078期3d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