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化,全球變暖與重癥監護

2019-12-27 16:19 來源: 重癥醫學 |作者: 李佩佩 王金榮

過去50年,人類活動使二氧化碳和其它溫室氣體排放量增加,從而導致大氣升溫以及全球氣候改變。地球溫度已經上升了大約0.85℃。過去10年是自1850年以來最熱的十年,并且自然災害的頻率和強度都明顯增加,如地震、破壞性暴風雨、森林火災、持續高溫、干旱和洪澇。1998-2017年,氣候和地質災害導致130萬人死亡,4.4億人受傷、無家可歸、流離失所和需要緊急援助。氣候變暖可以導致傳染病傳播途徑改變及洪澇災害后疫情爆發。此外,氣候變暖為病原體的傳播提供了適宜的生存和繁殖條件。自然災害和極端事件可以導致創傷性死亡和受傷、精神疾病及傳染病。同時,氣候變暖可以導致與炎熱相關的疾病,如心血管疾病、肺部疾病、脫水及精神疾病。

世界衛生組織預測,2030年至2050年,極端高溫天氣、自然災害和病原體感染,將導致每年死亡人數增加25萬左右,特別是生活在沿海地區及大城市的居民、兒童、老年人、有基礎疾病及醫療設施落后地區的人群。

全球變暖對危重疾病的影響,是從一些現有關于疾病傳播變化的數據中推斷出來的,特別是慢性肺部疾病患者呼吸系統功能的改變、腎臟疾病的增加、高溫導致老年人認知障礙的增加及對心血管系統的不良影響。與健康相關、需要重癥監護的疾病見圖1。

根據統計模型估計,2030年因全球氣候變化導致的嬰幼兒腹瀉疾病將會增加10%,瘧疾疾病風險人群將會增加3-5%。最近報道,在德國首次報道了一例從未出過國的男子,罹患了一種由蚊子傳播的西尼羅河病毒感染引起的腦膜炎。因此人們已經意識到,未來由于全球旅游可發生罕見媒介傳播的疾病。對于歐洲的重癥醫生,必須進一步提高對目前少見或熱帶蚊子傳播的疾病如瘧疾、登革熱,或其他病媒傳播的病毒、真菌或細菌如球孢子菌或禽流感傳播的警惕性。

關于氣候變化對呼吸系統疾病的影響,我們能預料什么呢?在溫度偏高的環境中,肺臟變得很脆弱,尤其是那些已經有肺部疾病的患者。患有嚴重肺部疾病的患者,如哮喘或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會因全球變暖疾病惡化和死亡率增加。溫室氣體濃度增加、環境污染、森林火災、持續高溫、干旱和洪澇災害導致了呼吸疾病發病率及死亡率增加。2006年葡萄牙高溫天氣期間,大氣溫度每升高1℃,COPD發病率將增加5.4%,尤其女性及75歲以上人群。此外,可以預想到的是,呼吸道病毒(如漢坦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和呼吸道真菌感染(如球孢子菌及曲霉菌)將會快速傳播。

脫水和血容量減少,可能是暴露于極端高溫天氣的其它后果,除了糖尿病、高血壓的腎小球疾病,還會導致慢性腎臟疾病和急性腎功能衰竭。最近一項研究發現,中美洲流行一種原因不明的慢性腎臟疾病(中美洲腎病),是由于熱應激引起的反復脫水所致。許多研究探討了與氣候變化參數相關的潛在心肺功能問題,并預測在未來幾十年還會逐步增加。研究顯示,與最糟糕的情況相比,由高溫、極端天氣、空氣污染引起的心肺疾病住院患者死亡率增加,急診次數和ICU住院率增加,似乎更確定無疑。

什么是氣候變化與重癥醫學呢?醫療體系面臨的所有這些挑戰,我們是否有足夠的認識(答案)呢?最近一項有關環境變化與健康為主題的調查,美國胸科學會大部分成員表示,氣候變化與疾病相關。他們認為醫生和醫生組織,應該在教育患者、公眾、決策者對于環境變化對人類健康的影響方面,發揮積極的作用。我們能否發揮積極作用?我們是否已經準備好面對天氣變化導致的危重疾病增加,某些時候,我們不得不先做好功課?據我們所知,在全球變暖和氣候變化的背景下,預計重癥醫學可能需要更多的專業能力、更好的專業知識和突發事件應對預案(如中暑或傳染病暴發),來處理氣候變化導致的一些后果,但目前重癥醫學還沒有專門的活動來應對當前和未來的挑戰。
研究表明,經濟發展不同地區,高收入國家和低收入國家,急救和重癥監護設施存在很大的差異。目前的重癥監護設施與氣候變化帶來的疾病需求是否匹配,還有爭議。到目前為止,ICU床位量并不是唯一的問題,重癥知識和組織能力需要有所準備(見表1)。在不久的將來,重癥醫生具備應對罕見病及中暑性疾病的專業知識。ICU必須組織起來,以便能夠應對自然災害導致的大量危重病人的救治。特別是在特大城市及沿海地區,應該檢查ICU的床位數據,以便在災害發生時有足夠的床位。在功能上有足夠的能力隔離危重感染患者,是做好感染控制必不可少的。在洪澇災害、暴風雨、高溫等自然災害后,精神科醫生或心理學家在治療中也是不可或缺的。重癥醫學準備應對氣候變化造成的后果并不意味著忽視醫學的最基本原則——最好的治療是預防。因此,努力減緩或阻止全球變暖是當務之急。

最新評論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返回頂部
2019078期3d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