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碳交易網 首頁 碳顧問 查看內容

我國碳生產率區域差異性研究

2019-5-30 13:16 來源: 中國經濟學人 |作者: 潘家華 張麗峰


潘家華1,張麗峰2,1
(1. 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北京,100005; 2.東北大學秦皇島分校,河北  秦皇島,066004)

[摘要]本文利用泰爾指數、脫鉤指數等方法分析了區域碳生產率的差異性及影響因素,提出了減排對策。主要結論是:多數省份碳生產率呈逐年上升趨勢,東、中、西部碳生產率呈現遞減格局,但增長速度并未一致,中部增長最快,西部最慢;總的碳生產率泰爾指數表明碳生產率存在明顯區域差異;三大區域泰爾指數表明:東部內部差異在不斷縮小,中部內部差異先大后小,而西部內部差異卻呈現擴大趨勢;碳生產率總體差異主要來自于地區內差異,地區內差異又主要來自于東部地區內差異,但地區間差異貢獻率近年來呈上升趨勢;不同的經濟發展階段,脫鉤指數呈現不同的狀態,碳生產率也表現出不同的變化特征,即使在相同脫鉤狀態下,東、中、西部碳生產率存在差異,東部碳生產率高于中西部。[關鍵詞]  碳生產率;區域差異;泰爾指數;脫鉤指數[JEL分類碼] Q590  R190 

2008年中國二氧化碳排放量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國。在國際社會減緩CO2排放的形勢下,中國的碳排放及其變化成為世界各國關注的焦點。目前,國內一些學者(譚丹,2008;鄒秀萍,2009;李國志,2010;徐大豐,2010;張雷,2010)對我國省(自治區、直轄市)級及東、中、西三大區域的碳排放量、碳排放強度、影響因素及減排對策進行了相關研究。而關于碳生產率的研究較少,何建坤(2009)只是進行了全國碳生產率的年增長率和提高碳生產率途徑的因素分析,目前缺乏關于區域碳生產率的研究。碳生產率是指在一段時期內國內生產總值(GDP)與同期二氧化碳排放量之比,等于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強度的倒數(Binhocker et al.,2008),反映了單位二氧化碳排放所產生的經濟效益。雖然碳生產率與單位GDP碳排放強度在數量上是倒數關系, 但兩者存在本質區別。碳生產率是從經濟學的角度將碳作為一種隱含在能源和物質產品中的要素投入,衡量一個經濟體消耗單位碳資源所帶來的相應產出,可與傳統的勞動或資本生產率相比較(潘家華,2010)。碳生產率遵循在一定的技術水平條件下,以最少的碳資源投入獲得最大的產出,碳排放成為社會經濟發展的一種投入要素和約束性指標。未來的競爭不是勞動生產率的競爭,也不是石油效率的競爭,而是碳生產率的競爭(潘家華,2010)。碳排放空間是比勞動力、資本等更為稀缺的要素。而碳排放強度是強度表示法, 是從環境的角度考慮問題,強調碳排放作為產出的附屬物及對環境造成的影響,沒有從投入要素的角度隱含社會經濟發展所面臨的約束性條件,容易造成片面追求產出數量而忽視控制碳排放。本文試圖從我國區域層面分析碳生產率的區域差異性、變化特征及影響因素,進而提出提高區域碳生產率和減排的對策。

一、區域碳排放量的測算與分析

    1.碳排放量的計算方法    為避免以往簡單的一次能源劃分法導致誤差過大,根據《中國能源統計年鑒》將最終能源消費種類劃分為8類,包括煤炭、焦炭、原油、汽油、柴油、煤油、燃料油和天然氣。考慮到我國尚未研究出適合本國的特定碳排放系數,本文采用《2006 年IPCC國家溫室氣體清單指南》提供的估算化石燃料燃燒的CO2 排放量的3種方法中的方法1來計算(IPCC,2006)。根據方法1,所有燃燒源的碳排放估算可以根據燃燒的燃料數量以及碳排放系數來進行。為了將各種燃料的單位轉換成普通能量單位,需要引入發熱值,我國能源統計運用的是低位發熱量。由此得到的碳排放系數計算公式為:碳排放系數=氧化率×含碳量×低位發熱量。各種類型燃料碳排放系數見表1。


①東部包括北京、天津、河北、遼寧、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山東、廣東、海南1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中部包括山西吉林黑龍江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8個省、自治區;西部包括內蒙古廣西、重慶、四川貴州云南西藏陜西甘肅寧夏青海新疆12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受數據資料限制,本文未包括西藏。

碳排放總量反映了一個地區總體的碳排放情況。從1995-2008年各省區的累計碳排放量來看,山西、山東、河北、遼寧、江蘇排前五,排放量最大;海南的歷史累計排放量最低。而青海、寧夏、廣西、重慶等一些西部省份也相對較低。另外,從各省區14年來碳排放總量年平均增長率來看,以兩位數增長的省份分別是海南18.3%、內蒙古12.8%、寧夏11.4%、福建10.7%、山東10.5%、浙江10.2%;年增長率未超過5%的省份有:吉林4.9%、上海4.2%、黑龍江3.8%、北京2.5%、四川1.9%。海南的歷史累計排放量最低,其排放增長率反而最快;寧夏的歷史累計排放量也較低,其也保持較高的排放增長率。而北京、上海這兩個經濟較發達的直轄市碳排放總量的平均增長率卻較慢,與兩個直轄市的產業結構和能源消費結構有著密切關系。 從表2可以清楚地發現,我國三大地區碳排放總量差異比較明顯,碳排放量從東部開始向中部、西部地區不斷減少,并且東部遠遠高于中部和西部,2008年東部碳排放量占全國碳排放總量的47.3%,幾乎占到了一半,中部為28.6%,西部為24.1%。2008年東部碳排放量是中部的1.7倍,是西部的2倍,而中部和西部地區的差異不大。十多年來,碳排放總量保持著東、中、西依次遞減格局。從時間維度看,1995-2008年間,在能源消費的推動下,無論是東部、中部還是西部地區的碳排放量均呈現逐年增加態勢,其中,東部年均增長7.47%,中部年均增長5.81%,西部年均增長7.64%,西部增長速度最快,其次是東部,最后是中部。

從三大地區人均碳排放量看,1995-2008年東部地區人均碳排放量明顯高于中、西部地區,依然呈現東、中、西部依次遞減格局。東部地區人均起點高,1995年就超過了1噸-碳/人,而中部從2002年,西部從2004年起開始超過1噸-碳/人。西部不論是總體還是年均增幅都超過了東部和中部,1995-2008年西部人均碳排放量年均增長7.12%,東部為6.40%,中部為5.19%,到2008年西部人均碳排放量已超過中部地區。

此外,三大地區碳排放呈現出明顯階段性特征:1995-2000年三大區域碳排放量增長比較緩慢,為平穩增長階段,六年間三大地區碳排放增幅波動不大,特別是中部和西部地區,其年均增長率僅為0.23%、0.19%。2001-2008各大區域碳排放量增長明顯加快,東、中、西部年均增長率分別達到了10.57%、9.45 %、12.58%。

二、區域碳生產率測算與差異性分析

1.區域碳生產率測算

在獲得了各省及東、中、西部地區碳排放量數據后,本文采用以1995年為基準年進行調整后的GDP數據①, 根據碳生產率定義,可以計算出各省及三大地區碳生產率數值。同樣考慮到篇幅問題,下面只列出我國東、中、西部地區1995-2008碳生產率數據,見表3。


①數據來源于歷年各省統計年鑒,并用地區生產總值指數調整為1995年價格。1995-2002年為迅速上升階段,2003-2005呈現下降趨勢,2006年開始又有所反彈。

從各省碳生產率情況看,2008年全國碳生產率最高的是廣東省,為2.0048,最低的省份為寧夏,為0.2324,全國平均水平為0.9123。1995-2008年大部分省份呈逐年上升的趨勢,西部各省上升的趨勢并不明顯,海南卻呈現逐漸下降的趨勢,山東呈現先升后降的趨勢。對于三大區域來說,在碳生產率的數值上,東部最大,中部次之,西部最小。在碳生產率年均增長速度上看,中部最快,年均增長率為4.91%,東部次之,年均增長率為4.30%,西部最慢,年均增長率為3.31%。從時間趨勢看,三大地區碳生產率均呈現先上升后下降再上升的趨勢,東部表現比較明顯。

    2.區域碳生產率差異性分析

    (1)利用泰爾指數(Theil,H,1967,1972)計算三大區域碳生產率的泰爾指數、總差異、組內差異、組間差異以及各自的貢獻率。計算結果見表4。

比較三大地區泰爾指數,可以發現三大地區泰爾指數呈現不同特征。東部地區呈明顯下降趨勢,地區內部碳生產率差異在不斷縮小,尤其是在1997年之后其數值明顯小于中、西部數值,說明東部地區內部碳生產率差異最小。中部地區泰爾指數呈現先升后降的趨勢,其數值在2004年之前一直高于東部和西部,地區內部碳生產率差異比較大,2004年之后開始下降,小于西部但仍大于東部。而西部地區泰爾指數卻呈現明顯上升趨勢,表明地區內部碳生產率差異在擴大。結合碳排放量與地區生產總值的數據可以發現,東部1995-2008年間以占全國41.2%的碳排放量生產占全國60%的地區生產總值,表明東部地區整體能源利用效率要高于中、西部。而中部用27.1%的碳排放量生產23.9%的地區生產總值,西部用31.7%的碳排放量生產16.1%的地區生產總值。①一方面表明中、西部內部經濟發展水平存在較大差異,另一方面表明中西部的能源利用效率低,能源消費結構以煤炭為主以及承接東部地區的碳排放轉移等導致較多二氧化碳排放。


由表4中數據可以明顯看出,碳生產率總的泰爾指數表明我國東中西部地區的碳生產率存在明顯差異性。碳生產率總體差異主要是由地區內差異帶來的,但近年來地區內差異對總體差異的貢獻率數值呈現下降趨勢。在地區內差異中,中部和西部地區差異對總體差異貢獻率較小,且二者貢獻率日益接近,到2008年中部和西部的貢獻率已經基本相等,但西部地區內差異的貢獻率近幾年呈上升趨勢;東部地區差異貢獻率歷年來均在40%左右,較為穩定,東部地區內部差異是導致地區內差異的重要影響因素,也是引起中國區域碳生產率總體差異的主要來源。地區間差異貢獻率相對較小,保持在20%左右,近年來卻呈明顯上升趨勢。雖然地區內差異對總體差異的貢獻率較大,但地區內差異總體呈現逐漸下降的趨勢,年均下降0.68%,而地區間差異呈現逐漸上升的趨勢,年均增長0.35%。這說明隨著國家西部大開發、中部崛起、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等一系列針對各地區經濟政策的不斷出臺,使得區域內部經濟發展水平和工業化程度差距在縮小,但區域間的差距卻在不斷擴大。

(2)由于碳生產率指標是同一時期兩個總量指標的比較,屬于靜態相對指標,不能較好地反映事物在分析期內發展變化的方向、程度及變化規律。因此,本文利用脫鉤指數(Tapio P.,2005) ①數據根據本文1995-2008年東、中、西部碳排放量和調整后的GDP數據計算得到。動態反映不同時期區域碳生產率發展變化的程度、規律以及區域間差異性。脫鉤指數是一種動態相對數,等于碳排放的變化率除以同期GDP變化率。

表5是我國東中西部地區1996-2008年脫鉤指數,由于樣本期內東中西部的GDP增長率均大于零,三大區域沒有強負脫鉤和弱負脫鉤狀態。


①數據來源于2006-2010年《中國統計年鑒》,本段中的其它數據均來源于此。②根據《2010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中的數據計算得到。③根據《新中國六十年統計資料匯編》中各省的數據整理得到。④本段中的數據均來自2006-2010年《中國統計年鑒》。

由表5可知,東中西三大區域的脫鉤指數既有共性,也有差異性。三大區域強脫鉤的年份集中在1997-1999年,由于受東南亞金融危機爆發的波及效應,我國抑制經濟過熱和低水平建設的政策影響以及1998年國內遭遇百年不遇的洪水的破壞,我國各地的經濟增長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能源消耗明顯下降,導致碳排放也相應下降,因此,出現GDP增長而碳排放負增長的強脫鉤現象。這與發達國家的強脫鉤特征不同,主要是由于外部沖擊造成。但東中西部強脫鉤的差異在于東部強脫鉤的時間短,只有1998年一年,并且脫鉤指數絕對值較小,僅為0.02,碳排放比上一年只減少0.1%,反映在碳生產率上,1998年的碳生產率高于1997年,但并不明顯。中西部強脫鉤持續時間稍長,從1997年到1999年,且脫鉤指數絕對值大于東部地區,中部地區1997-1999年碳排放量分別比上年減少1.4%、0.3%、2.4%,1997年碳生產率高于1996年和1995年,1999年碳生產率高于1998年和1997年。西部地區1997年、1999年碳排放分別比上年減少4.9%和3.6%,1997年碳生產率高于1996年和1995年,1999年碳生產率高于1998年。同時也表明東部經濟抗外部沖擊能力和經濟恢復能力要強于中西部地區。

三大區域總體上均呈現出弱脫鉤—擴張連接—擴張負脫鉤—弱脫鉤發展特征,與我國經濟發展階段是吻合的,表明碳排放受經濟發展驅動明顯。其中擴張連接—擴張負脫鉤階段主要集中于2002-2005年間,這期間正是我國重化工業階段開始的時候,各地的重工業尤其是高耗能行業發展迅猛,導致能源消費增加,碳排放增加,出現了碳排放增長明顯快于GDP增長的現象。

三大區域也存在差異。東部地區弱脫鉤年份相對多一些,表明東部地區GDP增長的同時碳排放量也在增長,但碳排放量的增幅小于GDP增幅。但不同年份弱脫鉤指數不同,所對應年份的碳生產率也不同,脫鉤指數小的年份碳生產率較大。東部地區2003-2005年呈現擴張連接—擴張負脫鉤—擴張負脫鉤的特征,表明碳排放量的增幅大于GDP增幅,擴張負脫鉤比擴張連接的幅度更大一些,相應的碳生產率呈現遞減趨勢。中西部地區擴張連接—擴張負脫鉤持續的時間要比東部長,尤其是西部地區擴張連接出現的時間早,持續的時間長,從2002年一直持續到2006年,這與國家西部大開發政策的提出有直接關系,同時也表明中西部碳排放受經濟發展驅動比東部更明顯。中部地區2002-2005年呈現擴張連接—擴張負脫鉤交替出現的特征,碳排放量的增幅大于GDP增幅,相應的碳生產率呈現高低交替出現的特征,脫鉤指數高的年份碳生產率數值較低。西部地區脫鉤指數和碳生產率也呈現出與中部地區類似的特征。

不同的經濟發展階段,脫鉤指數呈現不同的狀態,碳生產率也表現出不同變化特征,即使在相同脫鉤狀態下,東中西部的碳生產率也存在差異,東部碳生產率大于中西部。1980-2000年,我國實現了GDP翻兩番能源消費翻一番,因此,1996-2000年,三大區域脫鉤指數呈現弱脫鉤狀態,碳生產率呈現穩步增加的趨勢。2001-2004年是我國工業化加速、出現重化工特征的時期,2004年我國經濟整體上進入工業化中期的前半階段,大部分省份重化工業發展迅猛,再加上各地沒有能源環境政策的約束,因此,脫鉤指數波動幅度大,呈現弱脫鉤、擴張連接,甚至擴張負脫鉤的狀態,碳生產率的變動幅度也較大。“十一五”規劃中我國提出了到2010年比2005年單位GDP能耗降低20%的目標,由于政策機制的約束,2006年開始三大區域呈現弱脫鉤狀態,碳生產率呈現逐步增加趨勢,但這一時期的弱脫鉤與1996-2000年的弱脫鉤狀態不同,碳生產率明顯高于1996-2000年各年數值。    碳生產率反映了經濟增長與碳排放之間的依存關系,影響經濟增長和碳排放的因素都會影響到碳生產率,各地區由于經濟發展水平、產業結構、能源消費結構、能源利用效率、消費方式的不同,碳生產率表現出區域差異性,其主要原因在于:

    (1)經濟發展水平的差異性。東部地區經濟發展水平要高于中、西部地區。東部地區占全國土地面積僅為9.5%①,但創造的地區生產總值占全國的比重和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要遠遠高于中、西部地區。東部地區2005年地區生產總值占全國比重為55.6%,2009年為53.8%;中部地區2005年為27.5%,2009年為27.8%;西部地區2005年為16.9%,2009年為18.3%。從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看,東中西部地區的數值在逐年增加,但東部地區的數值要遠遠超過中西部地區。東部地區2005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為23768元,2009年為40800元;中部地區2005年為11830 元,2009年為21863元;西部地區2005年為9338元,2009年為18286元。由于片面追求GDP數量增長,東、中、西三大區域的經濟增長方式總體上仍屬于數量型和粗放式。

     (2)能源消費結構的差異性。2010年我國能源自給率已達92%,但其中70%的能源供應仍然是煤炭②。從歷年各省能源消費數據看③,東部和中部地區能源消費結構中煤炭占70%左右,而西部各省占60%左右,而煤炭是高碳能源。因此,優化能源消費結構,降低煤炭消費比重是實現節能減排的重點。

(3)產業結構差異性。目前我國產業結構屬于“二三一”型,即第二產業所占比重最高,其次是第三產業,最后是第一產業。東、中、西部整體上也屬于“二三一”型,但它們之間存在一些差異。東部第二產業尤其是工業所占比重都要高于中、西部,2005年,東、中、西部第二產業所占比重分別為51.6%、47.7%和42.8%④,2009年分別為50.2%、49.3%和47.5%;工業所占比重2005年東、中、西部分別為46.5%、41.3%和35.3%,2009年分別為44.1%、43.4%和39.7%。在目前不斷加快的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中,工業是耗能和排放大戶,導致東部地區的碳排放量高于中、西部地區。近幾年來,從三大地區三次產業產值占全國比重看,不論是第一產業、第二產業、工業還是第三產業,東部地區都要高于中、西部地區,尤其是第二產業和工業的比重已占到全國近60%。從主要產品產量占全國比重看,東部地區發電量所占比重為40%以上,而中、西部地區的比重未超過30%;東部地區粗鋼所占比重為55%以上,而中、西部所占比重之和未超過45%;東部地區水泥所占比重有所下降,2005年為51.6%,2009年降為42%,但數值仍大于中、西部地區,中、西部地區所占比重卻逐年上升,中部地區2005年為27.8%,2009年為32.7%,西部地區2005年為20.6%,2009年達到25.3%。目前我國發電量主要是火力發電,2000年以來,火力發電量占電力生產量的82%左右,而火電主要靠煤來發電,煤炭屬于高碳能源,其含碳量遠高于石油和天然氣。粗鋼和水泥屬于高耗能行業,能耗高,碳排放相應也高。

(4)能源利用效率存在差異性。三大地區單位GDP能耗均呈下降趨勢①,東部地區由1995年的1.817噸/萬元降為2008年的1.1443噸/萬元;中部地區1995年為2.7882噸/萬元,2008年為1.5244噸/萬元;西部地區1995年為2.8001噸/萬元,2008年為2.0074噸/萬元,說明三大地區能源利用效率在逐步提高。但東中西部還是存在一些差異。整體來看,東部地區的能源利用效率水平要高于中、西部地區。雖然三大地區能耗均呈下降趨勢,但東部地區是逐年遞減的,而中部能耗從2002-2004年有一小幅上升階段,由2002年1.7317噸/萬元上升到2004年1.7944噸/萬元;西部地區能耗從2002-2006年有一明顯上升階段,由2002年2.0074噸/萬元上升到2006年2.2304噸/萬元。這就可以解釋為什么東部地區經濟發展水平和碳排放量均高于中西部地區,但由于能源利用效率高,碳生產率仍然高于中西部地區。

    (5)消費結構和消費水平的差異性。由于我國城鄉二元結構特點,東、中、西部城鎮和農村居民的消費水平、消費結構和消費方式存在明顯差異性,這種差異性造成了三大地區居民消費碳排放的差異性。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城鄉居民收入差距在不斷拉大,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和消費性支出都要遠遠高于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和生活消費總支出,在地域方面呈現出東、中、西逐次遞減格局。從2009年來看

②,在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排名前10的省市中,東部地區就占到9個,排名后10的省市則全部在中西部地區。東部排名最高的上海與中西部排名最高的內蒙古,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達12988.59元,而東部排名最低的海南與中西部排名最低的甘肅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也達到了1821.07 元。收入水平決定了消費水平和消費結構,同時也帶來不同消費方式,進而對碳排放造成不同影響。從城鎮和農村平均每百戶年底耐用消費品擁有量上看,耗能較高的電冰箱、空調、家用汽車、家用電腦的數量三大地區逐年遞增,但東部的擁有量明顯大于中、西部地區,如東部農村居民2005年電冰箱擁有量為40.11臺,2009年為57.75臺,中部2005年為34.51臺,2009年為84.04臺,西部2005年為10.55臺,2009年為27.53臺;家用電腦東部2005年擁有量為6.2臺,2009年為15.66臺,中部2005年為2.14臺,2009年為10.55臺,西部2005年為0.42臺,2009年為2.49臺。東部城鎮居民汽車擁有量2005年為6.11輛,2009年為17.33輛,中部2005年為2.52輛,2009年為10.72輛,西部2005年為2.57輛,2009年為7.47輛。東部城鎮居民家用電腦2005年為57.31臺,2009年為82.19臺,中部2005年為62.53臺,2009年為105.48臺,西部2005年為32.285臺,2009年為54.51臺。三大區域存在明顯差異。

①根據歷年《中國統計年鑒》和《中國能源統計年鑒》中的數據計算得到。GDP調整為1995年價格。②本段中的數據均來源于2010年《中國統計年鑒》。

三、結論與對策

     本文以我國3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東、中、西部三大區域為研究對象,1995-2008年為樣本期,利用泰爾指數和脫鉤指數等方法分析了區域碳生產率的差異性和影響因素,研究結果表明:我國東、中、西三大地區碳排放總量呈現東部高于中部、中部又多于西部的區域格局,十多年來維持不變。2008年東部地區碳排放量占全國碳排放總量47.3%,中部比重為28.6%,西部為24.1%。三大地區碳排放量均呈現出逐年增長態勢,東部地區年均增長率為7.47%,中部地區年增長率為5.81%,西部地區年增長率為7.64%。全國大部分省份碳生產率呈逐年上升趨勢,西部地區各省份上升趨勢不明顯,海南卻呈現逐漸下降趨勢,山東呈現先升后降趨勢。三大地區碳生產率數值依然呈現出東、中、西逐次遞減格局。但在碳生產率年均增長率上,中部最快,年均增長率為4.91%,東部為4.30%,西部地區最慢,僅為3.31%。碳生產率總泰爾指數表明我國碳生產率呈現出明顯區域差異性。三大區域碳生產率泰爾指數表明:東部地區內部差異在不斷縮小,中部地區內部差異先大后小,而西部內部差異卻呈現出擴大趨勢。我國區域碳生產率總體分布差異主要是由地區內差異引起,而地區內差異又主要來自東部地區內差異。地區間差異貢獻率較小,保持在20%左右,但近年來呈上升趨勢,表明東、中、西部地區的差異總體上不斷擴大, 對未來我國碳生產率差異的變化趨勢會有重要影響。利用脫鉤指數動態分析了我國三大區域經濟增長與碳排放之間的脫鉤特征,進一步反映了碳生產率區域差異性。分析結果表明,不同經濟發展階段的脫鉤指數呈現不同狀態,碳生產率也表現出不同變化特征,即使在相同脫鉤狀態下,東中西部碳生產率也存在差異,東部碳生產率大于中西部。    為了實現我國2020年減排目標,東中西部地區應根據產業結構、技術水平和資金能力,在保持經濟增長的同時,盡量少增加、不增加甚至減少碳排放,但東中西部又各有側重。東部地區在保持經濟穩定增長的同時,重點在控制碳排放;中西部地區重點在經濟增長,同時注意碳排放的減少,但經濟增長不能再走東部的發展道路,那樣我國未來二氧化碳減排形勢將會異常嚴峻。

(1)在能源結構和產業結構難以明顯改變的情況下,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在短期內是減少碳排放最為有效的方式。我國是發展中國家,處在工業化發展階段,工業尤其是重工業排放量占很大比重,而行業中先進和落后技術并存,落后技術能耗高、排放多。東部重工業化特征明顯,應利用自身資金優勢,引進先進技術和設備與自主創新相結合,不斷提高技術水平,提高節能率,降低產品能耗。中西部地區重點淘汰落后產能,減少對資源的掠奪式開發和粗放利用,杜絕資源浪費現象,提高碳生產率。

(2)經濟增長方式轉變是根本。東部地區以高度消耗資源、高度依賴出口市場、處于產業鏈低端、價低量大為特征的傳統發展模式受到了越來越嚴峻的挑戰,已經走到了盡頭,面臨著經濟轉型,需要由傳統發展模式向新型發展模式轉變。今后應增加消費對GDP 的長期拉動力;要完善投資結構,更加注重技術方面的投資,以此來優化產業結構,從而使得投資能更大程度地促進經濟的發展。中部的經濟發展無論長期還是短期都是一個明顯的靠消費拉動經濟的地區,其投資對GDP 的拉動作用遠遠小于消費。而投資在對一個經濟不發達地區擺脫貧困走向發展方向起著重要的作用,這一點已經在東部被證實。所以一方面要優化中部的消費結構,保持消費對經濟的重要拉動作用;另一方面,要加大對中部地區的投資,使中部地區擺脫主要靠消費拉動的單一經濟增長模式。“西部大開發”后,西部的經濟增長模式日益完善,國家應繼續保持西部的這種發展勢頭,一方面要繼續刺激投資,另一方面也要擴大消費,消費投資政策搭配使用,推動整體經濟持續穩健發展。

(3)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是關鍵。東中西部地區產業結構發展處于不同層次,根據各自的資源稟賦,實現差異化發展。東部地區要發揮再造優勢,在商務成本和勞動力成本高,環境對工業發展的約束力大的情況下,促使產業不斷優化升級。中西部地區應利用自身資源豐富、成本低的優勢,借鑒東部地區經濟增長經驗和教訓,合理平衡經濟增長速度與減少碳排放的關系。中部地區加快農村綜合配套改革,推進農業產業化,發展現代農業。提升工業產業科技含量,降低對資源環境的依賴,發展高新技術產業,促進產業轉型升級,順應消費升級的要求,促進第三產業快速發展。西部地區要根據不同的地理和氣候條件、不同的文化和歷史特點,以市場為導向,立足于發揮自身優勢,調整和優化產業結構,建立具有發展前景的特色經濟和優勢產業,形成特色產業規模,培養和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力爭跨越式發展。當然,在發展特色經濟的過程中,要注意生態環境的保護,不要竭澤而魚。

(4)能源結構調整是方向。一是逐步降低煤炭的消費比重,加大開發煤炭的清潔利用技術,使之市場化、產業化,逐步向低碳化發展。二是發展清潔能源,建立新能源產業體系。發展新能源需要因地制宜,切忌不顧條件一哄而上,避免重復建設,產能過剩、低端惡性競爭。    (5)技術進步是支撐。淘汰落后產能、煤炭的清潔利用、清潔能源的發展都依賴于技術進步,而技術進步水平的提高需要加大研發投入,中西部地區需要政府加大公共財政投入的力度或增加政府政策補貼,東部地區需要企業加大商業化投入。    

[參考文獻][1] Eric Beinhocker et al.The Carbon Productivity Challenge: Curbing Climate Change and Sustaining Economic Growth[R].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2008.
[2] IPCC. 2006 IPCC Guidelines for National Greenhouse Gas Inventories [M]. Japan: IGES,2006:9-12. 
[3] Theil,H. Economics and Information Theory[M]. Amsterdam: North Holland Publishing Co., 1967:132-139.
[4] Theil, H. Statistical Decomposition Analysis [M]. Amsterdam: North Holland Publishing Co., 1972:335-341. 
[5] Tapio P. Towards a Theory of Decoupling: Degrees of Decoupling in the EU and the Case of Road  Traffic in Finland between 1970 and 2001[J]. Transport Policy,2005, (12):137-151.
[6] 譚丹,黃賢金.我國東、中、西部地區經濟發展與碳排放的關聯分析及比較[J].中國人口資源與環境,2008,18(3):54-57.
[7] 鄒秀萍,陳劭鋒,寧淼.中國省級區域碳排放影響因素的實證分析[J].生態經濟,2009,(3):34-37.
[8] 李國志,李宗植.中國二氧化碳排放的區域差異和影響因素研究[J].中國人口·資源與環境,2010,20(5):22-27.
[9] 徐大豐.我國碳排放結構的區域差異分析[J].江西社會科學,2010,(4):79-82.
[10] 張雷,黃園淅,李艷梅等.中國碳排放區域格局變化與減排途徑分析[J]. 資源科學,2010,32(2):211-217.
[11] 何建坤,蘇明山. 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下的碳生產率分析[J].中國軟科學,2009,(10):42-47.
[12] 潘家華,莊貴陽.低碳經濟的概念辨識及核心要素分析[J].國際經濟評論,2010,(4):88-101.
[13] 潘家華.怎樣發展中國的低碳經濟[J].中國市場,2010,(11):61-65.

最新評論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返回頂部
2019078期3d开奖号码